<sup id="2qqog"></sup>

聯系我們

電話:020-31072231 15013124686 15913117638
傳真:020-34782725
地址:廣州市番禺區大石鎮詵村石中一路25號
E-mail:znaisheng@163.com
        cairezhi@163.com

紋身知識

首頁>> 紋身知識>>
曾經深愛的紋身女孩
發布時間:2016-03-16 08:43:44       信息來源:互聯網

   今天監考的時候,一個女孩子引起了我的注意。她扎著馬尾,微伏在桌子上,穿著很隨意的體恤。當然這不是我說的重點,重點在于她暴露在空氣中的胳膊。我很想用膚質粉白,光滑細致等等來贊嘆她的玉臂,但是,事實上左臂上方豁然出現藍色虎頭的紋身;㈩^活靈活現,惟妙惟肖。很好的藝術品,只是我可憐了那幼嫩的肌膚。我懷著復雜的心情,情不自禁地去觸摸那藝術,藝術的主人出自本能的抽走了胳膊。我訕訕的改變姿勢,用手撩了撩自己的頭發。轉身的時候,我又一次的瞥見那藍色的藝術品,感慨不已,隨悄然問道:“這是紋身?”她吐了兩個字:“不是!比缓罂戳宋乙谎,眼神有一種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覺,我識趣的轉身走開。

  之后的一個半小時我不由得看了她好幾次。她先茫然的看著窗外,看了半天,然后低頭答卷。半個小時后,她停筆了。手拄著腮幫,長長的劉海掩住她的眼睛。她到底是在思考,還是在睡覺?不得而知。這種姿勢一直保持到最后。交卷的時候,她抬頭看了我一眼,眼神意味深長,然后把袖口往下拉了拉,想遮掩那藝術。當然這種舉動是徒勞,老虎那鋒利的齒和下巴依然若隱若現。收卷時我看了看她的試卷,字體娟秀,卷面整潔。很難想象如此娟秀字體的主人會和那有點殘忍的虎頭紋身有聯系。我可愛的女孩,你是如何忍受那針刺之痛?在我和你相當年齡的時候,手指輕微的受傷我也是要唏噓上半天,何況是毀壞自己的肌膚。
 
  想想我曾經叛逆的年代,最出格的也只是一只手涂黑色的甲油,另一只手涂白色的甲油,然后在腳指甲涂上大紅的甲油。只是這樣,如此而已。當然,也曾用鋼筆在胳膊上寫過一個人的名字,寫完后,又用筆一遍遍的描,然后眼淚落下來,字跡開始染化,模糊,最后渲染成一片藍色。然后跑到洗手間,在水龍頭下,狠狠的沖洗。其實有些傷痕是能夠沖洗的,只是需要時間。女孩,可是你把傷痕留在身上,就如同烙在你的心上,你如何逃離過去的陰郁。生命是無數個斷點的連續,在一些斷點上,我們注定在劫難逃。然而我們還是要承受,然后忘記,往前看。生活,就是生下來,然后咬著牙活下去。

相關知識:

 

黄金岛